中国政府网| 湖北政府网| 武汉政府网| 繁体 无障碍阅读

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政务动态 > 建设要闻

昔日“工业大道”变身城市千亿级“三产大道”

昔日“工业大道”变身城市千亿级“三产大道”

发布时间:2019-12-17 11:56 来源:长江日报

    十年前的12月8日,东湖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获国务院批复建设,成为继北京中关村后,我国第二个自主创新示范区。而它的起点,就在关山大道。

    关山大道诞生了中国第一台汽轮发电机组、中国最早的电动打字机、汽车发动机,这里有中国第一个企业孵化器、第一家大学科技园,这里走出了东湖高新区一条创新之路。如今,首创仍在这里源源不竭诞生,只是内涵有了变化:芯泰科技研制出全球首个泛在网络通信芯片、斗鱼直播牵头制定全国首个直播行业的标准规范……

    关山大道俯瞰,从工业大道到三产大道,未来还将奔向光谷智道

    “关山大道见证了光谷的崛起,也见证了武汉的转型。”中国高新区研究中心主任王胜光认为,从重到轻、从厂房到大厦、从第二产业迈向第三产业的故事,成为关山大道“腾笼换鸟”的主篇章,也为光谷的高质量发展提供了不竭动力。

    举办了两届的光谷马拉松,必要跑过一条代表光谷起步的关山大道。

    著名投资者汪潮涌曾将母校前的这条路,与硅谷的“沙丘路”(Sand Hill Road)类比。只有两三公里的沙丘路,分布有十几家大型风险投资公司,被视为缔造了硅谷的繁荣,而一个世纪以前,它不过是一条肮脏不堪的小路。

    让汪潮涌产生联想的关山大道,沿着华中大正门毛主席塑像招手的方向,向南延伸5公里,沿线聚集了20多家科技企业孵化器,创新企业超3000家,是武汉创新要素最密集的地方,一条城市“创新轴线”俨然成形。

    “关山大道,这半个世纪那里发生的故事,精彩程度不输沙丘路”,汪潮涌说,在那里,他嗅到了与硅谷一样令投资家们兴奋的气息,下一个谷歌、PayPal和Facebook有可能在那里诞生。关山大道目前聚集了一大批区块链、人工智能、数字经济等典型现代服务业中的高精尖“服务队”企业,创造产值超过千亿元。据悉,光谷关山大道成为武汉首条千亿级第三产业大道。

    它是关山工业区修建的第一条道路

    武汉重型国企曾扎堆“工业大道

    关山大道上到底有多少企业?谁也说不清,光谷每个工作日新增企业118家,大部分初创型企业都将家安在了关山大道。

关山大道俨然现代都市气质

    而半个世纪前,这个数是数得清的。参与华中工学院初建的原华中大档案馆馆长文挽强回忆,选址时困难重重,“光秃秃的喻家山是武昌公墓所在地,坟冢遍布,一片荒凉。这里不通电、不通水、没有电信设施、没有商业网点,是纯粹的农业郊区”。当时,这里山鸡狐兔出没,蚊子大如蜻蜓。“四只蚊子一碟菜”至今仍是关山老人常说的趣话。

    但首任校长查谦预测,关山一带很可能会形成工业区、文教区,“会变成一块宝地”。

    1958年,武汉建设“关山工业区”,沿着今天的关山大道,有武汉汽轮机厂(长动前身)、湖北电机厂、鼓风机厂、汽车标准件厂、长江有线电厂等10个企业,总占地面积8平方公里。

    这里曾生产过中国最早的汽车发动机和越野汽车、电动打字机等。长动生产的第一台汽轮发电机组,曾点亮长江大桥至中山大道一带的路灯,让大汉口亮如白昼,武汉品牌驱动了祖国四面八方的水电站,也打入了日本、美国、印度尼西亚等众多国家。

    而关山大道系关山工业区修建的第一条道路。

    1980年考入华中工学院的汪潮涌告诉长江日报记者,作为学管理工程专业的学生,他还曾走在这条路上,去长动进行专业实习,就近观摩大型国企的管理经验。

    在那条日益破旧的水泥路两旁,是冒着黑烟的老工厂,是石棉瓦搭就的小店铺,是散发诱人香气的煨汤馆,是人头攒动的录像厅……

    到了上个世纪末,这批在工业时代有过光荣历史、为国家做出贡献的企业陆续改制、外迁,关山大道“工业大道”的历史使命逐渐终结。

    它诞生了中国首条科技创业街

    自主创新源于“闯关东”的硬气勇气

    1999年在京创建信中利投资股份有限公司的汪潮涌,第二年就回到母校,投出在汉第一家企业——东湖存储,这家企业的创业主体是当时华工团队计算机学院的老师,“当时我就感受到武汉正在产业转型,由过去的重工业制造业向光通信半导体电子行业转化”。

    他的预感不错。

    新千年,关山大道被敲定为“武汉·中国光谷”科技新城的交通、产业主轴线。一条路宽70米、长3.6公里,北起珞喻路、南接中环线,集最高档次绿化、最高标准路面、最新工艺技术为一体的大道,取代了曾经穿越厂区的水泥路。2004年,它有了新的名字——关山大道,代替“乳名”关山一路。

    入驻关山大道的全球共享办公巨头WeWork

    市民张映东回忆,2004年他大学毕业那会儿,关山大道刚刚进行了拓宽,马路宽阔得像飞机跑道,路上基本没有什么车,两边也没有多少小区。“当时我在这里买了个房,还生怕找不到对象。”

    而就在这一年,200多位年轻的创业拓荒者,搬进关山大道交会的光谷创业街。

    彼时,当时中国已有几百家企业孵化器,全由政府投资建设,营运服务费用由财政支付,没一家是靠自身发展。而这条街的“房东”却是一群企业家。

    20多家孵化毕业的企业给后来者建个“创业学校”,出首付收房租支付按揭,第一代光谷创业者成了投资人,成就了后来的SBI创业街。据相关回忆文章,因为房租便宜,光谷创业街一期7栋楼房没建完,创业者全定完了,九成以上是大学毕业生,“400家企业同一条街,10000个创业者一个家”成为现实。

    十余年间,关山大道诞生了中国第一家孵化器和第一家大学科技园,沿关山大道一路向南,有近20家科技孵化器。

    与汪潮涌的观察一致,关山大道孕育的城市经济新动能,最早来自这条路的起点——大学的科研创新,但十余年间,创新主体已悄然发生变化,从“60后”到“00后”,从校企知识分子下海,到在校大学生创业,从楚天激光、凡谷电子到斗鱼、芯泰,一条创新轴线也日渐清晰。

    它吸引汇聚一群第三产业“独角兽”

    成就武汉万亿产业集群的创新雨林

    曾通过众筹路费赴硅谷英雄学院“朝圣”的光谷“90后”青年刘俊,如今回到光谷,成为全球共享社区独角兽企业WeWork光谷店的社区主管。

    今年,在全球100个城市,拥有485家办公地点及46万名会员的WeWork,入驻关山大道光谷新发展国际中心,其邻居有国内最大的资讯平台之一今日头条、国内最大的钢铁全产业链电商平台找钢网等。

    最新的业态总是在关山大道上诞生,这里富集了武汉的第三产业

    光谷新发展国际中心是关山大道高质量现代服务业发展的一个缩影,已聚集了5家世界500强企业、6家主板上市公司、10家独角兽企业(其中2家超级独角兽企业),其中六成企业是第二总部科技企业。

    一条关山大道,聚集了斗鱼、天逸财金等区块链头部企业,猿辅导、流利说、编程猫等上百家互联网教育数字经济企业,科大讯飞、出门问问、依图科技等人工智能企业,两点十分、艺画开天等明星文化企业。

    而这些轻型三产企业,也是投资界的宠儿,其中不少正走在从天使轮到E轮甚至上市的路上,科技、金融等一切创新成功要素在此汇集。汪潮涌在光谷完成了十余次投资,这些企业分布在关山大道等光谷核心区,以新兴业态为主。

    这条大道上,新事物、新业态不断产生。一到上下班时间,公交车站挤满了穿着时髦的年轻人,这条大道上的数十万人口,相当一部分都是从北上广、深等地回汉的年轻人。

    两相比较,刘俊说,“与硅谷世界级的技术创新相比,我们还有差距,但光谷不缺全球最智慧的头脑,这里有着超越硅谷的对创新和成长的渴望,关山大道就是创新源,一批有创新力的企业家愿意在这里扎根,引领行业、形成集群,代表了未来的方向”。

    它是武汉首条千亿级“三产大道”

    世界一流智道将成为城市活力之源

    2009年,东湖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获国务院批复建设,成为继北京中关村后,我国第二个自主创新示范区,彼时路过光谷的媒体记者陈海燕对关山大道的印象还是“在城市边缘孵化”。

    10年后,因为军运会受邀来汉采访的她,再度踏上这条大道,扑面而来的是都市气质,沿途的光谷软件园、光谷天地、光谷新发展国际中心、光谷创意大厦……这条光谷的黄金中轴线,是武汉千亿大道之一,目标是打造成集创意产业、高尚居住、商业服务、研发办公功能于一体的创新溯源地、世界一流的光谷智道。

    汪潮涌说,20年前,站在华中理工学院大门往外看,关山大道上最大的饭店是华工正门对面一家老通城豆皮,他在摩根士丹利工作时,率一个华尔街代表团访问中国,他极力游说摩根士丹利全球总裁增加一站——武汉。但在关山一带考察时却鲜有星级酒店可选。

    而今,关山大道两边高楼林立,路上车水马龙、沿路草木葱茏、夜景流光溢彩,有轨电车欢快上路,曾经的机电工业区、简陋小店、传统厂房,一去不复返,高品质社区、专业院校、创业基地、科技巨头成为新的主角。

    这条东湖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的起点,孵化创新,也在不断革新,本身就是高端服务业和第三产业发展的典范。24小时营业的711便利店、营业到凌晨三点的新型餐饮业态、通宵营业的酒吧和KTV,全国第一家通宵营业的华为无人店,后续会引进24小时书店和星光文化夜市,健身瑜伽泰拳和舞蹈也都会在晚上营业,这些只有上海北京才有的元素和人群都聚集关山大道,繁荣着青年之城的夜间经济,让31岁的光谷成为城市活力之源。

打印 关闭